生死相随,“上士”军犬的一生

来源:解放军生活作者:周训东责任编辑:杨帆
2019-02-22 11:08

建民出生就带着军犬的血统。2007年跟随西藏昌都军分区杨尚连长来到单位,建民也算正式入伍了。刚被抱回来的建民才猫咪大小,还是个乳臭未干的小乳狗,胖乎乎一身奶膘,像个小圆球。黑黝黝的毛皮,四只爪子肥得快看不见了,尾巴梢也带一点黄,胸前有着棕熊似的一块月牙斑,实在是惹人喜爱。

建民原名叫小黑

起初建民叫小黑,不到一周时间,连长嫌名字太俗,连队官兵各抒己见,纷纷讨论给起啥名。最终“建民”一词中标,小黑改名为建民。

连长对建民十分宠爱,几乎形影不离。人和动物的感情,那真是可谓历史悠久、源远流长了,何况军犬的本性就是只跟一个主人。建民一岁大的时候,就初具狼狗模样,有桌子那么高,健壮的它只听连长一人的话、只认穿军装的人,与它初次见面难免会被它的杀气所镇住。

因为只认军装的原因,刚满一岁时建民还有一个特殊癖好,那就是对骑摩托车和自行车的人特别感兴趣。连队门前就是其中一条进藏线:丙察察线。经常会有骑摩托车和自行车的人经过连队。建民总是埋伏在门口的草丛中,突然间一个前扑冲出,做出想要连人带车吃下去的样子,常常吓得骑行者弃车而逃。

只要听见哨兵一声呵斥,它又夹着尾巴、摇着屁股屁颠屁颠回来了,在哨兵裤腿上蹭来蹭去,仿佛是在承认错误,寻求原谅。

建民虽然是军犬的血统,但它没有接受过任何专业训练。在官兵们心里,它是一只没有编制的“军犬”。它的任务就是巡逻、放哨,一到晚上它就会趴在大门口哨兵的脚上,只要听到一点风吹草动,建民都会起身查看。

3年“军龄”的“老兵”

建民3年“军龄”的时候,也是连长要离开连队的时候,为了让建民习惯新的主人,连长让一个老兵带走了建民。我们都知道军犬是极重感情的,也极守纪律。如果离开主人没有和新的主人培养好感情,它会不吃不喝,绝食而死。不出连长所料,建民果然绝食,无奈之下连长只能将建民接回。连长总是要走的,建民必须找到新的主人。连长走后,建民每天趴在连长门前等他,连队官兵看着也十分心疼。炊事班长是个爱狗人士。他也许能读懂建民的想法,每天坚持给建民准备肉汤和骨头。

慢慢地,建民接纳了炊事班长。它把家搬到了炊事班的柴火棚。这可能是肉汤和骨头成功把建民贿赂了吧!

“军龄”越长,建民对军营的一切就越熟悉,制度化开始在它身上体现。每天号音一响,建民都会如狼般号叫几声,像喊番号一样准时。只要看到穿迷彩服的人,建民就会起身端坐着,好像立正欢迎似的。等官兵走近,建民便伸过“手”去主动问候,又是舔手、又是握手、又是用身子在官兵腿上蹭,极为友好。

建民还能领路、能低姿匍匐前进、能识别军人和驻地老百姓。当然,建民毕竟是狗,它识别的方法也很简单:第一看颜色,第二闻味道。凡是穿军装的,它便会亲近;凡是熟悉的味道,它一律不叫。

从建民入伍第二年开始,官兵们就带着它开始走巡逻路。连队的巡逻来回将近一周时间, 建民就跟着巡逻官兵一路翻雪山、穿密林、涉冰河、过沼泽。一路上建民都走在最前面。走的巡逻路多了,建民也像认识路一样,它会引路。

一趟巡逻路下来,官兵们基本都会带有一些小伤,不过最多的是毒蜂和蚂蟥的叮咬。走出原始森林,往高海拔爬去的时候,低矮的灌木丛是毒蜂最多的地方。有一次,来回在丛林里乱窜的建民遇到马蜂窝,引来大群马蜂围攻巡逻分队,建民更是毫无反抗之力,官兵见状只能用雨衣盖在建民身上躲过一劫。

建民被蜇得直接没了“狗样”,官兵们看着心疼,却又无计可施,只能用消毒水随便擦擦。除了被毒蜂蜇,建民的毛发里还藏着“吸血鬼”。在过沼泽的时候,蚂蟥钻进了它的毛发里。到达宿营点吃过晚饭,官兵们就拿镊子把蚂蟥一个个找出来。一晚上,建民就躺在火堆旁哼唧,官兵们也能感受到它所经受的痛苦。

建民还是走了

伴随着年龄增大的建民,身体大不如以前。巡逻路上,建民常常走“熄火”,趴在地上不走了,官兵们只能轮流将它背到宿营点。不是建民不想走,是它真的老了,身体不允许了。

从连队的鸡群到猪圈,从驻地的村庄到菜地,建民就像个卫兵一样,夜里站岗、白天巡逻,它顶一个人。尽管它没有经过专业训练,但多年的军营生活,却养成了它过人的机警灵敏和高度的适应力。

建民入伍第8年的时候,还破获了一起“凶杀案”。

一次藏族群众丢失了一头藏猪。驻地藏族群众找到连队,怀疑是建民干的事,因为只有建民的身板能够杀死一头藏猪。为了查清真相,那段时间连队还多加了一名游动哨。突然有一天,游动哨发现树林里又传来一阵狗的撕咬声,游动哨立即前去查看。原来不速之客嘴里叼着一头小藏猪准备溜,建民在后面追着咬。游动哨用摄像机记录下当时的情景,解开了“凶杀案”之谜,给了驻地百姓一个交代。

2018年的一天,伴随着一阵急促的哨音响起,连队占领阵地演练开始。年老的建民如同往常一样跟随官兵穿梭在炮楼堑壕之间。已经12岁的建民身手大不如以前,再加上身体的一些老伤,以前轻松一跃的壕沟现在成了建民无法逾越的深渊。在演练过程中,建民失足摔落壕沟,永远地离开了朝夕相伴的战友。

连队的老兵这样说:“建民除了不会说话,其他的跟人没有差别。”有一种感情细致入骨,不是嘴上说的;有一种忠诚生死相随,不是一段时间上的;有一种执着永远铭记,那就是一生的。这也许就是对建民 12 年军旅最好的诠释。

尽管建民还是走了,但它和我们一起战斗过的岁月、它给予官兵们的力量和建立起来的友谊永远都在。建民从军12年,它送走了无数熟悉的面孔,迎接了无数陌生的面孔。每一个在自己的军营岁月里“结识”过建民的官兵, 都将这份友谊长存……

(解放军生活·解放军新闻传播中心融媒体出品)

轻触这里,加载下一页
网站地图 保险百家乐 申博游戏 申博太阳城现金网 申博客户端下载
申博电子游戏手机能玩吗 申博菲律宾太阳城33网登入 申博在线正网开户登入 申博138开户
申博官方网址 太阳城app下载 申博app下载 澳门博彩公司
申博真人游戏 申博官方网址 澳门新葡京赌场 申博百家乐
申博官方网址 申博 申博太阳城现金网 菲律宾太阳城申博